致敬、致敬

寫給樂興之時及聽眾

致敬、致敬

編曲者/筆者:李元貞
03/04/2010

《民歌組曲向貝里歐致敬》的組曲架構摹仿義大利作曲家貝里歐 (Luciano Berio 1925-2003) 完成於 1964 年間的組曲 Folk Songs,是根據歐美間不同語系的民謠所改編,題獻給美國女聲樂家 Cathy Berberian。本曲《民歌組曲向貝里歐致敬》採用了與貝理歐 Folk Songs 相同的樂器編制,曲目取材於台灣國臺客語等流行的民謠,分別是:白鷺絲 ()、落水天 ()、思想枝 (台,小鄧版本)、橄欖樹 ()、野火 (卑南)、勸世歌 ()。整組作品獻給樂興之時管絃樂團藝術總監江靖波,由筆者 / 編曲者的大學同窗翁若佩首演。期望藉這套民謠,以音樂來勾勒台灣土地上人親土親的情懷。
《白鷺絲》等六首民歌能脫穎於千百首民歌民謠並非偶然。起先,江總監與筆者以貝里歐的組曲
Folk Songs 為範本,要在本組曲中企求民歌音樂的簡澹、樸素的氣質。以編曲者的角度來看,這樣簡澹而樸素的音樂訴求,用來調和不同語法和情感的民歌而仍能成為一家人,是相當有挑戰的。更甚者,運用西洋樂器和美聲的韻味,來表達民歌簡樸的氣質,則挑戰聽者的音樂文化包容度和廣度。音符的編排之外,身為編曲者,最深沉的挑戰,而是題材與文化的所有權 (ownership),迴盪於個人與群體、台灣與西洋文化之間。這些兩難,將以下列三則問題來總括:一、什麼是民歌?二、為什麼要寫民歌?三、誰在聽民歌?

一、什麼是民歌?
民謠通常並非一人一時之作,而是由一群體在某種時空下的經驗與感懷,
用其語言來闡述的吟謠唸詞,間有韻腳易懂易唱則為民謠,入樂後,才成為我們所認知的民歌。較耳熟能詳的民謠/民歌組曲,大都以農業社會的時空為背景,《草蜢弄雞公》、《天黑黑》、和《 逗泥鰍》等等。雖然這些作品固然有趣味十足的角色, 21 世紀的民歌,應該囊括一些能勾勒台灣近代社會的移民特質,以及多元文化的性格。除了闡述不同時空中的社會脈動以外,民歌也具有人文訴求的作用:包括個人對親情和自我肯定的人文訴求,和對社會奉獻反省的人文訴求。藉著民歌,聽眾得以重拾群體與個人於不同時空與人文的記憶,進而增進聽者對於當下自我的時空與人文的意義。

《民歌組曲向貝里歐致敬》的曲目,即是試圖去體現這樣的理想。六首民歌,第一組《白鷺絲》與《落水天》兩曲,先來勾勒水文和事物的情趣,來對應台灣農業社會的心聲與角度。第二組《思想枝》、《橄欖樹 》則反映人生青壯年的階段,歌曲中的人物因為離家而逐漸有了個人情感與土地上的反芻。第三組則選取了《野火與《勸世歌》,以自然崇拜、入世的社會教化,進入中晚時期,以精神和道德為生命情態的重心

二、為什麼要寫民歌? (為什麼要製作一份民歌集的曲目)
以改編者的角度而言,二十、二十一世紀的民歌改編是一個非常有趣的課題。縱然民歌所表現的語言、族群、時空、和情感與多數聽眾有相當的共鳴,一但依西式美聲與西式室內樂團為載體,則呈現迥然不同文化的音樂的語言、音樂的族群、音樂的時空、和音樂的情感。換言之,改編的過程則是將「我們」的民歌,與「西式」的音樂文化,作相當程度的融合。這兩者的融合,所謂民歌與西洋音樂變相的「中體西用」,在東亞的近代音樂史已有無數的例子:民初期間西式的和聲或旋律,配上中式的歌詞的《學堂樂歌》乃至《
教我如何不想他》。與其強化民歌與西式音樂之間的融合,強化兩者之間的對話為亦可為民歌改編的任務 —《民歌組曲向貝里歐致敬》— 則是這樣的理想下的產物。我們的民歌,不再是靠著西式文化而滋養的民歌,不再是地區性的民歌,而是以民歌的語言、族群、時空、和情感,透過音樂,來與西方文化的民歌相揖、相敬。

三、誰在聽民歌?
民歌所傾訴的,是特定的對象,賦予聽者特定的情境,以產生共鳴。歌曲中以母親、浪子、或勞動的農民的角度等第一人稱,直接置聽眾於收受者的方位。但這種呼喚聽者共感的親密度,在音樂會的場合下,而大大地被疏離了。流行歌星的大型演唱會,藉著個人的魅力和舞台效果來放射能量,以維繫歌者與聽者之間的屬感。縱然,施與受兩者之間,傾訴的一方的能量勝過於聽的一方,聽者的意志在等待,被歌者收懾。

然而人與人之間的共感,也有可能發生於兩者以上的交流之間。音樂廳的交流,即是這樣的交流;聽眾的聆聽、作曲者投射在音樂織理的聆聽,和樂者的詮釋,使得聆聽的關係織羅為三角洲­­­ 歌曲中的情感,透過第三者 (即樂者) 的檢證。這樣的聆聽場域,使得聽者跳脫單向收受者的角色,進而能客觀地進行審美作用,思忖作品中的情感與個人情感兩者相互間的追逐、或同步的美感。

筆者繼 2006 年國家國樂實驗樂團與吳榮順教授策劃的「台灣真美客家風情畫音樂會」之後,《民歌組曲向貝里歐致敬》為近年內再度推出的民謠改編民謠之作。在此特別感謝樂興之時藝術總監江靖波,其無比的耐心、藝術經驗、和為聽眾服務的毅力,支持這部改編的誕生。而筆者正值留美攻讀博士學位的階段之中,利用這譜寫本組曲的機會,來寄託無限的思鄉之情懷,而以音樂來向鄉親致敬。

李元貞,台南市人,生於69年。台北藝術大學音樂系學士、碩士畢業。95年留美,先取得耶魯大學藝術家文憑、目前正在芝加哥大學人文學院攻讀作曲博士。賜教意見請寄至<yuanchenli[at]yahoo.com.tw>.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