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年文藝創作獎作品講評

講評人:李子聲

本人甚為榮幸擔任本年度教育部文藝創作獎「室內樂」項目之評審委員及評審感言之撰稿人。此次文藝創作獎室內樂曲項目共有三十六件作品參與比賽,由於比賽的實施要點規定相當寬容,因此參賽作品在編制(program)、語法風格(style)、與演出樣式上有著相當不同的呈現。有為一件樂器兩人三隻手的演奏曲,至十餘人以上的「大型」室內樂作品:有純中樂器、或擊樂器的合奏曲,至西樂器合奏中加入中樂器或獨唱聲部,甚至有包含預置錄音(prepared record)與影音成分的多媒體作品。而多數作品的曲長為六至十分鐘之間,但也有參賽作品僅達21小節(measure)長。在如此多元面貌的參賽作品中,五位評審委員從初審至複審,至最後選出三名優勝及三名佳作的作品,評審意見多數一致,過程順利。

身為一名專業的作曲家,除了要具備豐富的音樂表現與會與紮實的寫作技巧外,展現自我獨特的創意性是極為重要的。因而,如而在樂譜上確切、精準地表現作曲者的樂思與意念,便以傳達給閱讀者或演奏者將之無誤地具體實踐,也就是說,記譜(notation)的優缺,會直接影響閱譜者對作曲家能力之評斷,特別是此種以閱譜為評審為唯一依據的作曲比賽。在此次部份參賽的作品中,其記譜仍有改善的空間。樂音的記載不是僅止於音高(pitch)、音長(duration)、音量(dynamic)等基本元素,不可忽略時間單位的相對對應,及演奏方式與「情緒」的紀錄。此外,應謹慎使用所有「學來的」新意,不要「為新而新」,因為所有西方不論過去或現代的記譜法,多有其必要變革之文化脈絡,若就有的記譜方式即可充分清楚地表達創作者的意圖,賣弄新意實易流於斷章取義、圖生誤解。

以此次獲得優選的作品之一『間奏曲:參』為例,不論其記譜之精確與細膩,與樂譜中詳盡的各種演奏方式之說明(英文),乃至樂譜的編排與裝訂,都具備了國際級的水準,實令人欣喜。值得一提的是,作品編制為十件西洋樂器與罕見用於合奏的中國古琴,此異質性與個性極強的古琴並非如往常作曲家將之視為主奏者的處理手法,而是徹底融入合奏中,與其他樂器平起平坐,共同營造出樂曲迷人的氛圍。此種大膽的舉動,反映了作曲者對於各種樂器性能有著相當的掌握能力,同時,透過細心的記譜呈現,作曲者才能易於傳達其對音樂藝術中創意性的思維與見解,在眾多參賽作品中脫穎而出。

原文見國立台灣藝術教育館網站
http://web.arte.gov.tw/94philology-arts/index.htm

Advertisements

1 Commen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