娜塔莎在島上

這幾天沒能用網路,主要是因為出城了。與羅媽媽到她夏令別墅去,在羅德島州 (Rhode Island State) 附近的一個島: Block Island. 這趟旅程去的沒有太大的原由,主要是羅媽媽將要出租她的房子,我除了陪伴她以外,還一起清掃房子。這個要求實在不高,因為,她這房子只租給認識的友人來暑期度假,一週兩千五百美元。於是我坐著她的車子,到了 Judith Port 乘渡輪 (車子也上船),總共花了三小時從滿城磚的耶魯到了渡假小島。一路上,聽了不少故事。令我最有感的,是一個在候車室遇到的女孩 Natasha, 來自俄國。

她托著紫紅色的行李箱,一身黑,黑毛衣和黑風衣,人有點髒,驚慌過度的樣子。她遇到我之後,就有點黏著我 (大概是因為我年紀與她相當的關係) 。這個才十九歲的女孩,三天前在紐約下飛機之後,便過著有一餐沒一餐與露營街頭的日子,坐了小巴士到了羅德島州的市區之後,終於哭倒在大樓前,守衛看她很可憐,便好心載她到 Judith Port  來坐渡輪。原來是在俄羅斯的大學主修經濟的她,透過一個管道來應徵 Block Island 的餐廳,以學生簽證的方式來工讀。雖然名義上是來學英文,但看狀況應該是雇主找不了美國學生來工讀 (因為光是島上的住宿費極高了) ,而開了這種管道給國際學生。國際學生比較不計較薪資多寡,而重體驗和學習英文的機會。然而當我和羅媽媽好整以暇地等渡輪時,發現到有這樣的俄羅斯年輕女孩顛沛流離地來異地端盤子和招待客人,都覺得不忍。

我領了她上渡輪,與她聊天。羅媽媽從渡輪的停車場上來後,也給她一點點英文教育,和美國人友善的一面,並告訴她島上大略的情形和她工作的地方。後來我與她在甲板上各照了一張相,這是她第一次見到大海。我們互留了電子信箱和手機,萬一她真有需要還可以找我們,她甚至還留了家鄉的電話。
隔一晚,我和羅媽媽到了她工作的地方吃晚餐。從遠處我就認出她來了,她有俄國人所有的特徵,下巴短,眼眶下陷的面積很大片而顯得陰鬱。她已換上餐廳的制服,黑色的長褲,頭髮乾淨,與另一個下巴短與眼眶下陷的女孩在櫃台前聊天。她很高興見到我們,領我們到了一個好位
置。除了新鞋子很緊以外,其他都還過的去。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