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nowing Your Audience

這次的作品發表收獲很多。事情若要好,必須人好,時地也要好。這次發表在期中,來的觀眾不少 (上次的音樂會就在聖誕假期前,大部分人都趕回家了)。我們的音樂廳大概跟北藝大的差不多大,樓上都坐滿了,樓下應也有五成左右。
作品由四個樂器組成:鋼琴、女高音、長笛、大提琴。鋼琴本人彈,後來覺得好處多多,可以穿美美又大亮相;長笛是俄羅斯來的學生,現代音樂經驗豐富,可以把 Berio’s “Sequenza” 背起來;女高音上周才唱 La Boheme 的 Muzzete,表情非常豐富,工作起來敬業的很;大提琴之前在北京中央音樂院就讀,也拉過不少華人現代作品。除了女高音以外,包括我其餘三人上學期都在英文課裡面同舟共濟,不過他們的托福還是沒過,正在加強中。
來美國的最大困擾就是拿捏不了標準和喜好。這裡的人用來讚美的評語一大堆,以至於分不出到底何為真好。演出完的中場就陸續收到院長和老師的祝賀;隔天,沒什麼打招呼的同學也很主動說很喜歡之類的,網路上也有人來留言。今天晚上去聽一場打擊音樂會,作品好,演的也很好;老師們也問,什麼時候寫寫這樣的曲子呢?
這次寫的曲子是採用泰戈爾的詩三首,三首風格和寫作技巧不同。
第一首:算是聲韻化的英文,很像 Lachenmann 的那種寫法啦。只不過中間有一段,被可愛的俄羅斯人唸的像 Rap 一樣。
第二首:純音樂。只有鋼琴和聲樂,就乾乾淨淨地唱完。
第三首:布拉馬勒 vs. 南管。這首目的很清楚 – (1)證明我的西洋古典音樂的底子是很夠的;(2)把東方音色為和聲中心的思維用個比較坦白的方式介紹給觀眾。
大部分人對第一首的印象較深,因為比較生動有趣。也有人囊括第二首,大約是因為抒情與較為熟悉的風格的關係吧。比較作曲的人會注意到第三首,也接收到了那不同於他們的美學世界。
來美國之後,開始會想觀眾喜不喜歡我的音樂的問題。這次的音樂會,除了測試觀眾的性向以外,也順便培養他們的耳朵。畢竟,大部分來聽新音樂的人也都是同儕,而且是對新東西好奇的同學 (學新曲目是這邊很重要的態度之一),這些人來自於全美最好的音樂院,和全世界最好的音樂院,在耶魯的這兩年內的發表都要靠他們,讓他們有心期待每部推出的新作,當然非常值得。
(我心目中的重頭戲是明年春天的管弦樂啦!)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